欢迎您来到季节网,春夏秋冬,一路上有您!

当前位置:季节网 > 健康 > 季节性疾病 >

Tina:火星来的孩子会有一个怎样的辣妈?

发布时间:2017-01-16 来源网站:季节网


     
      一个瘦弱得像林黛玉的姑娘,为了锻炼身体,开始跑步、划皮划艇、爬雪山、潜水…把所有能玩儿的都试了个遍,她在这途中收获了一个娇小,却无比强健的身体,也收获了她的人生伴侣,当然也是她一生的旅伴,并因此邂逅有“户外奥斯卡”之称的加拿大班夫电影节,随之将它引进中国,至今已是第六年,班夫是她心里最重要的事,所以她在哪里都称自己“班夫Tina”,
     我们的访谈是在去年的班夫电影节上完成的,那时她刚怀孕,挺着大肚子到处跑,参加各种活动,主持班夫在全国的电影节巡展。那次我们的最后一段聊天是这样子的:
     “行李:你们家里得有多大地方放你们各自的装备?
     Tina:我们家有一个墙壁样的柜子,差不多有一半是我们玩儿的各种衣服,冲浪服,潜水衣,跳伞的衣服,跑步的衣服,各种头盔,各种包,气瓶……现在家里感觉地方已经比较小了,小孩子马上也要出来。
     行李:要一直玩到老吗?
     Tina:对呀,就是觉得时间不够,这么多好玩的事,来不及玩。
     行李:小孩子以后要怎么带呢?
     Tina:哎呀,小孩子真的是……刚怀孕时我还在想要不要放弃跳伞,潜水、冲浪、骑车、跑步,都不会有太大危险,在我玩过的所有项目里,跳伞是最危险的,不能小孩子生出来就看到父母跳伞,那他对于安全度的认知门槛太高。我想了很久要不要放弃,不能让我先生放弃,至少母亲不玩儿,但是很难的,有这样的父母,我有什么资格阻止宝宝去做这样的事?
     行李:你父母阻拦过你吗?
     Tina:他们都不知道我在干什么,如果不是因为去一席做演讲,他们永远不知道。现在他们有时会来现场看看,担心我卖不出去票。
     行李:现在你们住在澳洲,不用像中国家长一样紧张小孩儿。
     Tina:是呀,可能是跳伞对我有很大改变,我们的伞友经常摔断胳膊、手臂,有的人甚至把背都摔断了,这都很正常,我的承受力已经变得很大。现在我们就住在海边,而且是澳大利亚冲浪发源的地方,以前经常很羡慕地看着别的小孩儿像小鸭子一样去冲浪,我也可以在宝宝两岁的时候带他去冲浪,3岁的时候就可以带他去滑雪了。再大一点,能站稳的时候,如果想玩滑板、骑车,想尝试任何其他的运动项目,我们都可以答应。
     行李:是女儿也没关系吗?
     Tina:女孩子也没关系呀,我不就是女孩子嘛,我们的伞友中也有女孩子,有时摔伤了几个月不能玩,等养好了就接着回来玩,现在医疗这么发达,只要不把脑袋摔坏了就好。如果从小这么皮实,受过很多伤,其实对他长大以后有好处,会更勇敢,生命力更强,就像今年的电影《极乐园》里那两个小伙子,我要把我儿子养成那样就好了,他们不是傻傻的只会玩,很有思想,做妈妈的会特别骄傲特别开心。
     行李:如果小孩儿不爱玩儿怎么办?
     Tina:这个没有想过耶,应该不可能吧?”
     转眼间,儿子柯南已经17个月了,就像我们当时的预言一样,他不仅爱玩儿,而且和妈妈一样勇敢——Tina当初还犹豫要不要带他去跳伞,结果柯南四个月时,就和他们一起跳伞了。新手妈妈的身份不仅没有限制Tina的旅行,还为她的旅途增加一个贴心的小旅伴:17个月的柯南,已经频繁往来东西南北半球,历经好几个四季轮回,飞行里程超过20万公里,还会讲火星语!
     去年还在孕期的Tina,为了班夫中国,挺着大肚子到处跑,途中一站,摄影师为她留下了这组美丽的大肚子照片。
     行李&Tina
     行李:你统计过柯南飞了多少公里吗?
     Tina:差不多有20万公里了。
     行李:详细数一数吧?
     Tina:我有空数数吧,不过太多了,我几乎所有的旅行和出差都带着他:他去过澳大利亚N次、中国N次、中国的很多个城市、加拿大、土耳其、菲律宾、爱尔兰,等等等等。
     行李:柯南第一次飞行是什么时候?
     Tina:他那天刚好八周,我们从悉尼回北京,接着就一起去上海参加活动,走了红毯。上海回北京后就和我一起经过温哥华、卡尔加里去了班夫参加加拿大的班夫山地电影节。
     行李:那么早就长途飞行,没有担心吗?
     Tina:我当时也是一直在考虑要不要带他,但是必须带着,我还在母乳喂养,而且这么大的孩子,母亲是非常重要的。我也跟我一些做过妈妈的朋友咨询,所有人里,只有一个人和我说是可以的。
     行李:我记得他是早产,减去早产时间,他那时的实际年龄更小吧?
     Tina:他早产六周,如果减去早产,那他飞的时候,时间年龄才两个星期。刚出生的时候,他确实是会比足月的孩子弱,那时他一次吃奶就要吃三四个小时,因为力气不够,很弱,所以刚睡下一会儿我接着就又要喂他了。
     行李:他爸爸同意吗?
     Tina:他爸爸是典型的工程师、理科生,我们特地去咨询了柯南的儿科医生,大夫当时支持了我,他说你没有别的选择,因为你对他来说就意味着一切,你是最重要的,所以他必须跟着你。我先生也就相信了,我们就开始各项准备,怎么带他、旅行中会有什么问题等等。
     


     早产六周的小柯南,在他刚满月时就有了自己的第一本护照,两周后,这本护照开始频繁使用起来,他也从睡篮的小baby,长成睡篮里再也装不下,妈妈的背带也背不动,必须用背架背着到处走的大baby了,见多识广的柯南开始研究世界地图,甚至自己打包行李了。
     行李:那么小,你一个人带他,还是有很多实际问题需要解决,比如他那时只能抱着吧,那你怎么带行李?
     Tina:是的,细节挺多的,比如怎么带他,是挂着,还是推着小车?我是一个人出门,还要带行李——我的行李,还有他的行李。比如飞机上要准备些什么东西?可能会碰到什么问题?最简洁的方式就是去网上找这些东西。但实际上,带孩子飞行的人不多,即使有,也没有这么小就飞的,最后还是我们自己一点点解决。
     行李:分享一下具体经验吧。
     Tina:比如我只能用背带把他背在胸前,正对着我,因为年龄小,这样有安全感。
     行李:他那时可以用背带了?背竖得起来吗?
     Tina:他那时可以竖着了,虽然刚出生时很弱,但长到八周时,已经比足月的孩子还要壮了。听说很多早产儿后来都追得很快,事实证明柯南就是,他出院的时候就已经长得很好,刚出来时干干瘦瘦的,八周时就已经很胖了,我现在回去看照片都不敢相信原来他那么胖。
     行李:那还好,用背带背着,然后呢?
     Tina:路上哭了怎么办?就用安慰奶嘴。飞机起飞时,压力变化,耳朵会受不了,就给他喂奶,孩子很多时候哭是因为耳朵疼。飞机上大人都会觉得非常干,小孩儿更难受,所以就准备了海水的喷雾,定期喷一喷。还要定期喂奶,我们平时带的闹钟就是手机,飞机上不能用手机,所以睡觉都不敢睡,怕错过了给他喂奶的时间。还有就是飞机上毕竟有大量的人聚集,会有细菌,就提前申请睡篮,但睡栏上也会有细菌,所以要带东西把睡篮周围围一下,小家伙喜欢摸来摸去的嘛。飞机上很多人喜欢摸小宝宝,那时他经常吃手指,所以还要准备擦手的东西,不然所有细菌都会通过他的手指吃进去……其实有很多这样的细节。
     行李:实际飞行的时候呢?
     Tina:实际上我们设想的困难会比实际遇到的多很多,后来真正坐飞机的时候很顺利,因为他不怎么哭,我唯一担心的是错过喂奶时间,所以连飞机振动的声音我都听不到,一直看着时间。
     行李:悉尼飞北京得十多个小时,中途上厕所怎么解决?
     Tina:国内和加拿大的飞机都得抱着,没有睡篮,上厕所就很是个问题,没人能替你抱,你也不放心。飞国际航班就提前一个星期申请睡篮,把他放里边去上厕所。他小的时候有睡篮很轻松,他那时睡觉非常规律,最开始三小时,后来四小时,像时钟一样准点,在医院训练得特别好,我还可以去上个厕所什么的。后来长得个头比较大就不行了,睡篮太小,他也喜欢动了,我去上厕所都得带着他。而且他现在行动能力强,到处爬到处走,飞机起飞和降落时也不愿呆在那儿,比小时候麻烦更多,我也没有他睡觉时的空闲时间了,就得抱着他,这个时候一个人带他其实是很麻烦的。
     行李:你们频繁切换地点,他是很开心,还是没有安全感?
     Tina:经常换地方,对他又好又不好,确实会影响他的安全感,他一直在频繁的切换地点,我是唯一没有换过的,所以现在他需要我在旁边和他一起睡,哄他睡觉,但以前他自己在床上就能睡。但也正是因为这样,一直换环境一直见不同的人,他的适应能力特别的强,见到生人的时候很快就可以融在一起,玩在一起,也不会害怕。我们在爱尔兰和在澳洲的时候把他送到托儿所,工作人员很惊讶,才去一两天就感觉在那里待了一两个月,非常安静,一个人专注的玩,我每天早上去送他的时候,他也会很难过,但是很快就过去了。晚上去接他的时候,其他的孩子都在那儿哭,但是柯南永远在那里玩沙子,看到你去了也会很开心,但自己继续在那儿玩。他的挫败感也会少,摔倒了,打针,很快就过去了。大家都说三岁之前孩子没有真正的记忆,但我相信这些经历会以某种方式记录下来的,我现在看他去托儿所,已经和别的小孩儿不一样了。
     行李:可是他换的不仅是环境,还有季节,在北京还是冬天,回澳洲就是夏天了。
     Tina:对呀,他刚出生没多久,就已经过了好几个春夏秋冬了,在东西南北半球来来回回的。而且他四个月就和我们一起去跳伞,在跳伞的地方扎营,住帐篷,他特别喜欢,早上就可以听到帐篷外面的鸟叫,看到天一点点的变亮了。接着我们就带他去滑雪,在海边玩什么的。
     


     这个三口之家,三本护照,三个国籍,真是太国际化了。17个月大的柯南,跟着贪玩儿、会玩儿的爸爸妈妈去了N次中国,N次澳洲,还有爱尔兰、菲律宾、土耳其……
     行李:你们真是太彪悍了。语言方面呢?一会儿中文环境一会儿英文环境,他是适应很快,还是有点困惑呀?
     Tina:现在他能听懂好多我的话,中文懂得比英文多。他在一岁之前在国内待了十来个月,纯中文环境,他就开始蹦中国字儿,飞机、汽车什么的,生活中经常看到的东西。一岁的时候我们去爱尔兰住了两个月,纯英文环境,他停了几天,不知道说什么,因为整个环境变成英文的。但是几天后,他就开始蹦英文字了,老师的名字呀,狗呀,这些单词就出来了。接着我们又回到北京,又回到纯中文环境,他又停了几天,然后忽然变得每天话特别多,一早就来就巴拉巴拉讲一大堆,你和他说话,他也回应你,感觉他就是在用某种语言和你交流,但是既不是中文,也不是英文。我们住了一个多月又回到澳洲,爸爸、外面的朋友、托儿所的小伙伴,都是英文环境。之前在北京时,我说话,姥姥姥爷说话,他都能听懂了。但现在我发现他爸爸说英文他也能听懂了,他现在会一些中文字和英文字,而且知道翻译,比如他已经知道Dad和爸爸都是爸爸,每天洗澡的时候我说洗澡,爸爸说bath,他也知道这两个是一样的意思。每天都会出去玩儿,我说出去玩,爸爸会说,go out,他也知道这是一个意思。
     行李:那天看你发来的视频,柯南一个人站在那儿用火星语演讲,感觉他的逻辑已经非常完整、连贯,只是我们听不懂而已,也许娃娃内部可以交流。
     Tina:是呀,他们真的是有一种娃娃的语言的,而且我真的相信是有一个体系的。从托儿所回来的路上,他会自己说话,也会和我搭腔,你听他说的那些,看他说话的样子,感觉都特别有逻辑。
     在英文和中文的环境里频繁切换,被搞晕了头的柯南开始说自创的火星语了。
     行李:他有特别喜欢哪一类人吗?你的工作环境里毕竟还是成人多些。
     Tina:他特别喜欢女孩儿或者女人,漂亮的,不分年龄。我们去餐厅吃饭,他一定会朝最漂亮的那个服务员使劲儿看,别人一看他,他就咧开嘴笑。但他开始对孩子感兴趣了,像小学生呀,同班同学呀,如果身边有,他会使劲儿盯着别人看,看他们在做什么。
     就是这么喜欢漂亮女儿、女人的。
     行李:喜欢去哪里玩呢?
     Tina:他只要能够出去就会特别开心,每天早上起来喝完奶就拉着我的手往门口扯,只要一听说出去就会兴奋得不得了,我们家门前有一段台阶,只要一打开门,就会手舞足蹈着跳着舞出去,咯咯咯的笑,咯咯咯的跑。只要出去就很开心,对去哪儿没有什么挑剔,因为出去之后就是一个崭新的世界,对什么都好奇,东看看西看看,看到地上有什么玩意儿就捡起来看一看,尝一尝。我们家斜对面有一大树花,他就站在树下一直看一直看,有风吹过来的时候就会掉花,他就一朵一朵的捡花送到我手上。
     行李:这么暖男?
     Tina:是呀,我就理解了为什么说孩子是父母的小情人,当他两只眼睛看着你的时候,你真的觉得在他眼里,你就是世界上最美最美的女人。
     行李:是很甜蜜,但还是会很辛苦,尤其你这样带他。
     Tina:其实我承受压力的能力真的是非常强,当然,代价是我的头发在过去一年白了特别多,实在是太累了,班夫的事情也很多,团队大了,事情多很多。我一直觉得我没有全力在做班夫,因为柯南这个年龄,他最需要的就是我,我必须腾出足够的时间来陪他,但又不能放弃我的事业。
     行李:同时兼顾养育和工作,只有类似经验的妈妈才能感同身受。
     Tina:确实是心理上和体力上都非常辛苦,但是最累最累的时候,我可能没跟你说,是我现在又怀孕了,这次比怀柯南的时候辛苦好多,他们都说可能是女孩儿,和妈妈的荷尔蒙会有些冲突,确实比柯南那时辛苦多了,加上现在我要照顾柯南,他爸爸的工作项目也很紧张,尤其这次回到澳洲后,过了一个月才登记上托儿所,这一个月里的每一天,每一天的每个时刻都是我在陪着他。
     行李:他现在会爬会走了,就多了很多危险,照看起来很累人,如果同时还要兼顾工作和家务。
     Tina:是的,这段时间他又要和你互动,精力无比旺盛,我真的是有那么几天,已经困得不行了,眼神经都快闭上了,但是你不能,因为他上蹿下跳,正是最危险的时候。
     除了照顾柯南,妈妈还要工作,于是,只能带到工作现场,妈妈在一旁工作,柯南在一旁睡觉,这是个天赐的好孩子,在哪儿都睡得忒香。
     行李:现在怀孕确实太累了,这是你们计划内的吗?
     Tina:是个意外,如果计划,我就不会计划这个时间了。这个孩子的预产期是6月份,所以我4月份就要回澳洲,但班夫是5月份开始,所以我会错过班夫所有的事情,和柯南相反,那时班夫什么事都没有错过。我上上周末带柯南去商场买东西,商场有儿童区域,柯南在那儿玩,我蹲下来陪他,和旁边一个孩子的姥姥聊天,她是站着的,我们聊了很久,等我站起来了的时候,姥姥都惊了,她说你是他妈妈?我刚才还以为你是他姥姥或者奶奶呢,因为你头发白了这么多……最近这一年白发特别多,其实我们家的基因还挺好的,都显小,我做班夫之前,所有人都以为我是85后,状态呀,皮肤呀,各方面都很好。但是做班夫这几年老得特别多,但是这一年有了柯南,比做班夫好几年都老得快。
     行李:这就是代价吧。
     Tina:对,我觉得真的是代价,我的生命在前几年的时候除了运营我自己,还要输出给班夫,但柯南出生后,他在不断成长,我就要不断输出,生命也在加速分担。
     行李:听起来真是忧伤啊。
     Tina:这次怀孕,我先生现在都还觉得很难接受这个现实,对他来说,如果我不想要小孩儿,他会觉得挺好,我们两个人一起享受生活。孩子对生活的改变是很大的,对母亲的改变更大,我觉得可能父亲理解不了一个工作女性要全心做一个好母亲有多难。经常是柯南出什么状况的时候,我先生就会说,大家都说生孩子是美妙的事,我早就知道不是这么回事。这些事他早就预料到了,他说你预料过的?我说我没有任何预期,可能是因为之前的工作实在是太忙了,没时间想。但我想得很明白的是,一共就这几十年生命,

季节网提供关于四季衣食住行等信息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.

郑重声明:本站信息仅供参考,Copyright@ 2012-2015 www.ji163.com

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2007205号 季节网提供 (友情链接/广告业务QQ:34221308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