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来到季节网,春夏秋冬,一路上有您!

当前位置:季节网 > 诗词美文 >

一首关于节气的描述:季节的旋律

发布时间:2014-03-27 来源网站:季节网

    立春


    立春,字面上看,是春天来了,实际上,是冬天的尾巴延伸。


    在北国的冬天,仍是冰天雪地。贴近地面的枯草,在北风的吹拂下,身躯不停地摇晃。地面上,唯有麦苗是绿色。眼看进入六九,冬天仍在延续。人们裹着冬装,没有褪去的迹象。


    远处是空旷的田野,偶尔,一两个行人,是急匆匆的样子。树木,在风中静默,树枝,发出嗖嗖的响声。


    清晨,麻雀在空中漫无目的地飞行,傍晚,喜鹊蹲在枝头,等待归宿的家人。


    富有朝气的青年,内心充满春天的喜悦与气息。


    立春,在南国,梅花吐蕊,杜鹃绽放,是姹紫嫣红的春天;在北国,春的脚步,正迈起矫健的步伐。


    雨水


    雨水,并不意味雨天的到来,在南国,雨水仍是稀少,冬季风的势力,没有完全退出我国大陆,夏季风没有崭露头角。只是说明从今往后,雨水会逐日增多。


    进入节气的第二个环节,气温忽高忽低,毕竟是九天末梢,春寒料峭,也是正常现象。


    小麦的叶片,舒展开了,干枯的叶尖,在风中缩小。绿色的面积,在春光里扩展。


    贴近地面的小草,露出嫩黄的顶尖,探出小脑袋,打探春天的到来。远处的柳树,泛着鹅黄色,俗话说:七九、八九,河边看柳。“遥看春色近却无”的意象,在早春的清晨,与勤劳的人们,打一声招呼“早上好!”


    雨水来了,人们心中的期盼有了,希望有了,丰收有了,闭了眼,金黄的麦浪,在波涛翻滚,绵延不断。


    南国的田野,片片葱绿。树木次第抽芽、开花、结果。


    时光,以镰刀的方式,推进自己的行程。


    惊蛰


    惊蛰,地下的昆虫苏醒了,从泥土中走出来,回到往日生活的家园。


    在久远的《逸周书》中这样写道:“东风解冻,蛰虫始振,鱼上冰,獭祭鱼,鸿雁来,草木萌动。”


    小麦返青了,柳树,褪去鹅黄的外衣,披上绿色的衣衫。田埂上,芊芊的细草,成片成片地绿起来了。


    墙角处,渺小的昆虫,微妙的生命,构成奇幻的世界。


    富有朝气的青年人,褪去冬装,虽说天气乍寒乍暖的变化,他们的身上却贮满春的温暖,夏的火热。


    春雨沙沙,微雨朦胧。北国的雨,恰如其分降临大地、山川、河流、树木,它们在雨幕中沐浴。


    小麦,在春雨滋润下,生长旺盛。农民望着喜人的春雨,脸上的褶皱舒展了。


    惊蛰,是万物苏醒的日子,也是人们喜庆的日子。


    春分


    进入春分时节,小麦慢慢地开始分蘖。南国的油菜花,金黄灿烂;茶花遍地鲜艳。


    野外,蒲公英,将一轮轮小太阳,慷慨地布满田埂。麦田里,荠菜,蓬蓬簇簇散在田垄之间。山坡上,野蒜,野韭菜,遍地生长,没有立足之地。紫花的地丁,将细碎的花布,一直延伸的山脚下。


    勤劳的人们,开始犁地,泥土的气息,弥散在空气的角角落落。


    田野间,云雀欢叫,喜鹊鸣啭,燕子,在低空中,窜来飞去,忙着筑巢。


    燕子,春天的信使来了,春天真正的来了。

    清明


    一个草长莺飞的时节;一个思念先人的时节;一个万物勃发的时节。


    北方的麦田,在努力拔节生长,葱绿得像无边的地毯。山坡上,蒲公英一朵挨着一朵,车前草一棵比一棵肥硕,苦菜花一棵比一棵艳丽。


    田野里,勤劳的人们,准备春播。阳光照射大地,显得无比舒适,显得无比温暖。


    坟墓前,是祭拜的男男女女,表情肃穆、庄重、虔诚。每一个祭拜,是一次次温馨的回忆;每一个祭拜,是一次次音容笑貌的重现;每一个祭拜,是一次次话语的嘱托。


    河岸边,偶尔站立着一棵柳树,柳丝,焕发着绿色的戎装。一夜之间,转移到家家户户的门楣上,报告着清明节的来临。寒食节,清明节,流传几千年的节日,在延续……


    由此,我体会到一种文化的绵延不尽,一种思想的扩展延伸。


    清明时节,雨是纷纷飘落的,因为那是一个草长莺飞的时节;一个思念先人的时节;一个万物勃发的时节。


    雨,能会忘记吗?


    谷雨


    谷雨,是春天末尾的一个季节。这时,人们完全卸下冬装,感受春日的暖阳,杨树萌发出嫩叶,燕子,在田野间来回穿梭。


    闲置一个冬天的土地,被人们翻整一新,等待春播,勤快的人,早已在山坡上,播种下豆角、南瓜等家常蔬菜,俗话说:“谷雨前后,种瓜种豆,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”。他们闭上眼就可以想到:长长的豆角,滚圆的南瓜,在山坡上挂着、卧着,抑或躺着。


    地瓜也进入插秧期,人们小心翼翼地插上地瓜秧,浇上水,开始虔诚的插播,梦想沉甸甸的秋天。


    棉花也进入播种期,人们穿上单薄的衣衫,带上必要的农具,进行春播,等待秋的收获,等待秋的喜悦。


    鸟雀,耐不住性子,放开喉咙,唱起嘹亮的歌声,和春天气息应和着,好似流水般明净亮丽。

    立夏


    太阳日日升高,树木的叶子,覆盖大地。梧桐、洋槐、楝子的花朵次第开放,空气中:有花香的味道,有泥土的味道,有水的味道,有甜丝丝的味道。


    豆角、南瓜、棉花的嫩芽刚拱出地面,戴着鹅黄的小帽,睁大明亮的眼睛,打探新奇的初夏。地瓜秧开始展现出匍匐的势头,褪去失水的黄叶,嫩绿的叶芽,在主茎间出生。


    小麦,在春天的滋养下,有模有样地生长着,枝头紧裹着穗包,正孕育着一个新生命的降临。每一穗包,是一个成熟的生命;每一穗包,是一个希望的生成;每一穗包,是一个生命的诞生;每一穗包,是一个生命的延续。


    初夏的风,是柔和的,是轻悄悄的。山坡上,各色各样的羊群,在不住地游动,好像天上的云朵,在蓝色的天空漂浮,牧羊人,在低头欣赏山坡的野花,白的苦菜花,黄的蒲公英,紫的地丁花,散落在大大小小的石块交接处,成为眼前的花色地毯。


    夏天,美妙的序幕在徐徐启动……


    小满


    小满时节,小麦扬花进入关键阶段,麦粒在母体的孕育下,已有雏形,并向成熟转化。


    楝子树上,挂满大大小小的花穗,乡村的每一个街道,每一个角落,每一寸土地,弥漫着花的香甜。紫色的碎花,在太阳的投射下,地面上就细碎的小花布,一块连着一块,铺满整个街道。


    阳光是和煦的,风是甜的,人们脸上的笑容是灿烂的。


    棉苗,离开地面,进入生长的势头,嫩绿的叶子,放射出自己的方向。


    南瓜秧、豆角秧,贴着地面匍匐前进。


    站在山岗,大小不等的麦田,波浪起伏,闭了眼,是收割机在田野奔腾,饱满的麦粒喷涌而出。


    小满,丰收前的时节,收获的过度期,希望的前奏曲。

    芒种


    芒种,顾名思义:芒种,芒种,忙中要种,此时主要是夏种,夏玉米要播种,高粱、谷子、芝麻……一一播种。


    这个时节,北方的小麦陆续成熟,人们忙着收割小麦,这是一个繁忙的时节。


    田野里,到处是繁忙的景象。收割机的轰鸣声,从一块麦田传到另一个麦田。


    路上的行人,匆匆忙忙,风风火火。老人、孩子,只要能走动的人,全下地帮忙收获。


    小麦到家后,人们忙着晾晒,盼着太阳早早地升起,午夜,人们也起床,看看天象,一有响声,就担心雨会降临。夜里窗户的响动,也担心风雨的来临。收获的季节,人们的心,是悬着的,始终不敢落地。


    这时,繁忙中,人们冷落给棉花的松土,忘记给棉花喷药,忘记给棉花打叉。山坡上的豆角、南瓜,也随时间的推移淡忘了模样。


    小麦收获完毕,人们才想起被冷落的棉花、瓜果和蔬菜。雨来了,又是一场及时雨,人们又是一番忙碌,玉米种下了,高粱、谷子、芝麻……一一播种完毕。


    芒种,真是一个繁忙的时节。

 

    夏至


    夏至来了,夏天也真正到了。太阳炽考大地,风,时而急,时而缓;雨,急匆匆来了,急匆匆去了。蝉在树杈上高声鸣叫,喊出天气的燥热。


    静谧的夏夜,唯有池塘的青蛙,在不停地唱着合奏的音乐。蚊虫不时地叮咬人们的皮肤,却招来谩骂抑或是粉身碎骨。偶尔,遇到月夜,人们在水泥路上闲坐一会儿,天南地北地闲侃一阵子,回屋看电视剧了。


    夏玉米长出地面,露出自己的身躯。山坡上,棉花绽放出缤纷的花朵,蝴蝶来了,蜜蜂也来了,野兔躲在阴凉处避暑,贴近地面,一动不动。南瓜,已有了雏形,豆角的长度在延伸。


    夏至,一个布满浓绿的时节,一个储存希望的时节。


    小暑


    小暑是天气转热的标记,也是夏季的晴雨表。


    北方大地,天气普遍高温,树木静默,树叶在空中一动不动,病恹恹地无精打采,狗趴在阴凉处,也懒得动。蝉儿在枝头高叫。


    小暑天,偶尔会热上几天。


    田野里,玉米有了形状,棉花开始结桃,地瓜的茎蔓紧贴地面向前进。


    天气日日转热,人们不会找什么事做,呆在家里休息,憋闷了到街上转转,透透气。


    草丛间,溪水旁,还生长着芊芊茸茸,不可悉数菌菇类和地衣类生物。它们小者如豆,大者如碟;细者如银针,薄者如蝉翼;赤者若玛瑙,绿者若翡翠;灿者若金锭,皎者若水晶……这些低矮、细弱的小小生命,在默默酿造着各自的生命芳馨


    小暑,在炎热的升腾中,延续……


    大暑


    大暑时节,该热则热,该雨则雨。庄稼开花、献蕾,棉花,在开花与献蕾的过程中,不断地完善自己。南瓜在夏夜里静静地开花,山坡上,一个又一个雏形的瓜,卧在瓜藤的缝隙之间。紫色的豆角花,挺在藤蔓上,长成的豆角长长地低垂下来,田野里,玉米噌噌地往上窜,芝麻的花朵,挂满枝条。


    炎热的季节,人们看着庄稼在成长,心里有说不出的满足。

   立秋


    岁月以镰刀似的脚步,收割时光在地面的投影。


    棉桃,开始出现锈斑,偶尔,有一两朵绽开的棉絮,在枝丫间闪现,给人一个喜悦的成就感。南瓜,在日日增大形体,豆角的收获期,到尾声了。


    玉米的胡须风干了,芝麻花到了顶端。


    田野里,颜色异彩纷呈。


    农夫抚摸亲手侍弄的每一株庄稼,亲切的程度,一点不亚于对待子女的情愫。


    立秋,一个过度的时节,就像时间在绸缎间光滑过去,深深地插入另一个时节。

 

    处暑


    时光的轮回,岁月的流转。季节,一步一步向纵深处走去;庄稼,一天一天向成熟转变。


    在棉田里,棉絮日日增多,洁白的场面,一天比一天开阔,一天比一天隆重,一天比一天耀眼。山坡上,豆角虽然退出舞台,南瓜的孩子们在表演热烈。


    玉米挺立,高粱低垂,大豆肥胖,芝麻高挑……田野满是丰收的景象。


    人们不时地到农田转悠,脸上的笑容,就是一朵绽放的花朵。


    处暑,一个丰收之前的时节。一个孕育成熟的时节。一个令人满心欢喜的时节。

    白露


    《诗经·国风·秦风》有云: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”白露时节,天气逐日转凉,清晨,白霜的身影寄托在野草、庄稼之上。一丝丝清凉的气息,浸入人的肌体。


    玉米杆腆着大肚子,大豆肥胖的身体,被黄色的外衣裹藏,显出谦虚的样子。


    夜晚,秋虫和鸣,野外,蝈蝈的叫声,一会儿是独奏,一会儿是合唱;一会儿是低吟,一会儿是激越。蟋蟀的叫声,一点也不示弱,与蝈蝈比高低。


    白天,浅黄色的草丛里,蚂蚱伏在那里,一动不动,偶尔,有人经过,扰乱它们的宁静,它们纵身跳出草丛,奔向远方。


    另一个季节来了,庄稼成熟了,收获一个殷实的秋天,一个温暖的冬天。


    时光如水,岁月流转。秋天是该收场了。


    秋分


    秋分,是一个忙碌的时节。田野里,玉米成熟了,农田里,满是收玉米的人群。收获时节,人们担心雨天会带来麻烦,担心误农时,天麻麻亮亮,田地里,就有身影晃动,玉米田里哗哗作响,玉米堆在田间,一字排开了。


    秋天,小溪开始梳妆,树叶开始飘落,草丛里开始有香气,蛐蛐开始思考,蜗牛开始爬在岩石上,像走失的孩子,找不到回家的路。枸杞像农家的草莓一样,红彤彤地挂在枝条上,玲珑剔透地鲜润。田埂上,野菊花透出黄白的色彩,蒲公英的孩子,飘向远方……


    大田地块,有的开始翻耕土地,拖拉机在田间欢腾,马达在原野轰鸣。


    深秋的田野,繁忙是人们生活的主题。丰收是人们生活的画面。

    寒露


    进入寒露,天气逐日转凉,田野里,是空旷的,是开阔的。往日的喧腾,退出场地。


    小麦,进入播种期,田地像受孕的女子,等待良种的匹配。山坡上,棉田里,棉絮的景象,与日减少。慌忙的人们,开始往家里收获棉花秸了。


    高粱、芝麻、大豆……涌进农家,场院里,玉米似山,大豆似塔,芝麻、高粱点缀装扮农家的场面,成为五谷丰收的图案。


    酸枣大大小小地挂在枝条上,小孩子的手,不敢触及,怕上面的针刺划破手面。野菊花,一点也不示弱,怒放在山坡的每一个角落。


    偶尔,清晨,道路两旁人们看见晶莹的霜花,《诗经》的话语又在耳畔响起。


    麦苗在土里孕育,日子在绵长延伸……


    霜降


    秋季的最后一个节气,天气已经转凉,不时有弱小的冷空气南下。若是势力强大,秋末的作物,就会深受霜冻。


    地面上、玉米秸上、柴草上……有洁白的霜花。低洼处的霜花最为明显,覆盖薄薄的一层霜花。


    年老的人们,在清晨,穿上棉衣防寒,寂静的街道上,冷清、寂寞,偶尔,商贩的吆喝声,打破空气的宁静而流动。


    小麦苗,从土里钻出来,鹅黄的颜色,仿佛是满地的韭黄在生长。田野间空旷而辽远,人们的心情,也随之开阔了。缺少往日的喧嚣,寂静的野地里,野兔没有藏身之处,在田埂的阴暗处,悄悄地活动。清晨,胆大的野鸡,在土路上踱着步子,显出悠闲的样子。


    清冷的天空下,街道上,是人群集中的地方,谈天说地,谈古论今,是他们的话柄。农家院里,是丰收的景象:金字塔状的玉米堆,卫兵似的芝麻依墙而立,大豆不失自己的体形,在地面上围成一个圆。


    霜降,一个季节的终结,一个季节的转换。


    立冬


    立冬,并不是进入真正意义上的冬天,而是季节上的一个标志。真正感受到冬天的意味,是在冬至以后的数九寒天,那能让人体会到冬天的味道。


    这时,人们依然感受到秋末的气息。街道上,满地是树叶,被风一吹,卷到一起,地面上,有的地方是厚厚的一层,有的地方是一小堆。勤劳的妇女,将其装进尼龙袋里,贮藏起来烙煎饼。


    田野里,一大片一大片,葱绿的麦苗,形成大小不一的几何图形。羊群在田野边际游荡,一两个牧羊人挥舞着鞭子,在追逐驱赶。白云下,蓝天间,是一幅美丽的图景。


    街道上,阳光下,几个老人在墙角的避风处,抽着自个卷的旱烟,一边晒太阳,一边闲聊。农家小院里,妇女在收拾家务,晾晒衣物,洗涮锅碗,一个忙碌的身影,定格在农家。


    立冬了,人们并没有闲暇,在家的男人们,出门找事做,早出晚归,修塘坝、砌河坡、挖涵洞……处处是他们的作业区域。


    农闲时节,勤劳人们的双手,依然在劳作。


    小雪


    进入这个时节,人们就会感到寒冷,不正常的年份,雪花也提早降临,有时雪厚点严实地盖着地面,有时稀疏地露着地面,雪是大地的精灵,冬天的宠儿。


    树叶早已落尽,只有光秃秃的枝条,直向天空。路两旁的秸秆或立或躺,成为一堆废物,失去往日的生机。


    人们已经感到冷,出门就是格外注意防寒。棉帽,棉手套,棉衣,棉鞋,从头到脚,武装严实。老人是轻易不出门的,躲在家里,升起煤炉,取暖做饭,一举两得。孩子没有寒冷的顾忌,每周五天要去上学,即使寒冷,也不轻易迟到。遇到双休日,也难以在被窝里躺着,他们毕竟是好动的,他们是人类的未来与希望。


    田野里,麦苗呈现深绿色,缺少向上的生机。河流是干涸的,偶尔有水,也结了一层薄冰,晶莹透亮。


    强冷的北方,一次次南下,气温也一次次降低。另一个节气,眨眼就到了。

    大雪


    时光流转,节气交替。寒冬的日子,总是喜欢阳光普照。偏北风的侵袭,与暖气流交锋,雪花不期而至。


    即使不见雪花,气温也总是在零度下,上下的波动,也离不开寒冷。


    在这样的日子,人们是很少出行的,遇到非办不行的事,也总是匆匆而去,匆匆而归。


    街道上,清晨几乎不见闲人,商贩的吆喝声,算是多数人的起床铃,打破街道的宁静。


    偶尔,积雪来了。雪地上,铺上厚厚的雪,麻雀是爱干净的鸟儿,总爱在雪地上嬉戏,不幸会落入孩子的罩子里,成为孩子们掌中的玩物,不久,一个脆弱的生命,丧失在一个孩子股掌之间。


    雪人堆满街道、庭院、巷口,或大或小,形象逼真,惟妙惟肖。


    田野里,麦苗刚露出头,远远地看上去,白雪茫茫,一望无际。面对如此雪景,心胸豁然开朗,一种海纳百川的气势,在心胸油然而生。


    寒冷,伴随着生活情趣的诞生而延伸。


    冬至


    冬至时节,踏着霜打的枯草,站在野外。只见满眼荒寒,凄清萧条;枯芦当风颤抖,沙沙作响。河边杨柳没有一片叶子,留鸟在树枝上啼鸣。河水干涸,细流涓涓。似乎在声絮语:这一年转眼又要过去了。


    数寒九天来了。农谚有:“一九二九不出手,三九四九冰上走,五九六九沿河看柳,七九河开,八九雁来,九九加一九,耕牛遍地走。”人们的防寒意识随着冬至的到来,日渐提高。


    岁月流转,草木枯荣。一年进入最后的阶段,我们生活的北温带,进入最为寒冷的时节。冷空气时常南下袭击,每一次温度就骤然下降,给人们的生活,带来诸多不便。当然,也给人们带来生活的考验,对人生的考验,对春天的期盼。


    “冬天来了,春天还会远吗?”

    小寒


    小寒时节,是降雪的日子。俗话说:“小寒大寒不下雪,小暑大暑田开裂”。说明这个时节,是逐渐寒冷的日子,也是降雪的日子。如果下小雪或雨雪稀少,来年的降雨,也必将贫乏,田地将干旱开裂。


    小寒时节,气候比较寒冷,也正是二九进入三九的日子。山坡上,满是枯草,如今,农家的生活条件好转,枯草已不是农家燃烧的原料。偶尔,有三五人出现,是牧羊人追逐羊群。


    田野里,小麦是暗灰色, 缺少绿的色调。牧羊人不顾一切,将羊群赶进麦田,糟蹋生命,糟蹋粮食。一两只野兔在远处奔跑,寻找自己的归宿。


    街道上,几乎看不到人,正午时刻,有几个老人蹲在墙根下,闲聊。一手夹旱烟,一手紧守棉袄,天南地北地聊着有边际、无边际的话语,聊到高兴时,脸上也会露出得意的笑容,愤怒时,他们也会骂上几句,分解心中的怨恨。


    寒冷时节,阳光的照射显得微弱,光线不如夏季强烈。岁月的镰刀,转眼间,收获一个季节的灿烂时光。


    大寒


    大寒,意为寒气逆极。实际上,是三九进入四九的日子。不言而喻,是一年中最冷的阶段。


    “三九、四九冰上走”,这样的日子,家里的男人,依然不闲着,有的在外打工,有的在近处找事做,有的搞运输贴补家用。女人主要是照顾孩子上学,年龄小的孩子,婆媳两人照看,此外就是家里的柴米油盐酱醋,家里的锅碗瓢盆,在这一时刻,全有女人包揽,冬天本来日光短,天亮起来,就要准备生火做饭,这是人生的第一件事。


    吃过饭,其他的事情再另行安排。喂鸡、喂狗、喂猫,鸡毛蒜皮的事情有序进行。


    寒冬腊月,年味一天一天地浓郁,冬藏进入关键时刻。过春节的肉、蛋、菜,干货、鲜货,分别储藏,迎接新春的来临,为生活增添鲜艳的色彩。


    大寒,是岁的尾巴,是春节的信使,是一年的终点。


    同时,新年的日子,也正向我们招手。

 

 

季节网提供关于四季衣食住行等信息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.

郑重声明:本站信息仅供参考,Copyright@ 2012-2015 www.ji163.com

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2007205号 季节网提供 (友情链接/广告业务QQ:342213088)